首页品鉴正文
舌尖上的野菜春蔬 都在《诗经》里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30 13:24:42

  春天要吃野菜。在这方面,古代人可是专家。

  早在《诗经》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里,多种多样的野菜就已经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

gif.gif

  且让我们拨动时间的指针,在《诗经》的字里行间去品味那野菜春蔬的味道吧。

茆(máo)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

《鲁颂·泮水》

undefined

  茆即是莼菜,是一种娇嫩的植物。

  诗经的时代,莼菜在长江黄河流域的大江小湖里很常见,但随着后世水质的日渐污染,莼菜已经很难在自然水域见到了。

  莼菜最著名的做法是莼菜羹,圆融滑嫩的口感让人无法忘怀。

荇(xìng)菜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周南·关雎》

undefined

  荇菜是中国大多数水域常见的水草,开着漂亮的密密麻麻的黄花。

  诗经里这首最有名的诗里,说帅哥路过河边的时候,遇到采荇菜的美女,那荇菜又高又密,美女躲起来一会就看不到了,于是思念到失眠。

  可见当时是把这种水生植物当菜吃的,但可能口感不太好的缘故,现在不怎么有人吃了。

谖(xuān)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

愿言思伯,便我心痗

《卫风·伯兮》

undefined

  谖草就是萱草,也就是我们日常的黄花菜。

  黄花菜在江浙一带种植得很常见,它既好看又好吃,拿来凉拌或是炖汤都是极好的。

蒌(lóu)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周南·汉广》

undefined

  蒌就是芦蒿,在长江中下游是喜闻乐见的野菜。

  芦蒿的气味极重,有股桀骜不驯的野性。要配菜的话,清淡的鸡鸭鱼根本驾驭不住,须得被秋风吹得咸硬透亮的老腊肉,才能与之相爱相杀。

  一道芦蒿炒腊肉,湖北湖南的朋友是逢见必点的,可见这就是一味舌尖上的乡愁。

荏菽(rěn shū)

荏菽旆旆,禾役穟穟

《大雅·生民》

undefined

  扁豆是蔬菜界一大江湖势力,种类繁多,称呼也各地大有差异。

  比如荷兰豆,其实并不是产自荷兰,而是中国南方的土产,所以,荷兰豆在荷兰的名字叫中国豆。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诗经·唐风·葛生》

undefined

  在红薯和马铃薯传入中国之时,古人吃的都是粉葛。

  粉葛产量不高,口感也稍嫌粗糙苦涩,慢慢的就不怎么受欢迎了。

  广东人却爱拿它来煲汤,粉葛鲮鱼赤小豆汤清热下火,清甜回味。

荼(tú)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邶风·谷风》

undefined

  荼是古时对很苦的野菜的统称,包括蒲公英、车前草、苦艾菜之类,总之是可以吃,但味道不太好的那些。

  有些地方的饥荒岁月,会吃蒲公英充饥。后来饭店里为了满足怀旧,也开始炒起蒲公英。

《诗经》里的野菜,

哪种是你的家乡味?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诗经 / 野菜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