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品鉴正文
陈凯歌和他倔强的执着 仍对电影保持初心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8-01-04 13:38:31

电影

  陈凯歌带着他的最新作《妖猫传》跻身贺岁档,作为一部邪魅又显妖艳的电影,上映几日,凭借华丽酷炫的视觉效果在各大平台引起广泛热议。

  虽然褒贬不一,但很多人被电影的美所震撼,影片中的爱憎、奇幻、恐怖、悬疑均发生在一个文人画意境的背景中。

 
 

电影

  陈凯歌用六年的时间来搭建了一座他想象中的“唐城”。大唐盛景在他的镜头下华丽展开,如同一场凄美的梦境。而大唐盛景的象征之一,便是杨玉环。

  电影里的妖猫,皮毛锃亮,妖气四横,烟视媚行,与血腥和死亡最为接近,动人心魄。而妖猫之眼,藏匿着无人可知的前朝旧事,它在贵妃死后几十年作祟,它附身于春琴,妖娆的身姿,踱步于屋脊,那个鬼魅的声音,令人感叹她的美艳时,又不寒而栗。

电影

  诗人白居易和和尚空海畅游长安城,一起“经历”了盛唐的巅峰——极乐之宴。从美学的角度来看,陈凯歌可谓是把流光溢彩,华丽辉煌,美轮美奂大唐盛世体现得淋漓尽致。

  陈凯歌总是擅长用个人的命运来代表一段历史的发展,《妖猫传》的杨玉环是,《霸王别姬》的程蝶衣也是。

 
 

电影

  霸王是假霸王,虞姬是真虞姬。可惜到最后成了,不疯魔,不成活。程蝶衣,在舞台上,他是美轮美奂的虞姬;台下,他是薄情于师兄段晓楼的小豆子。

  盛世造才子,亦将毁才子。导演陈凯歌将中国历史社会变更融入到了蝶衣的人生悲剧中。可岂论社会若何变更,人们眼力若何异常。蝶衣仍然是永远活正正在戏里的虞姬,是没有疯魔没有成活的戏子,是从一而终的小豆子。

电影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为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而感动,段小楼由血性变成奴性实则细思极恐,菊仙聪明勇敢但她也是个令人潸然泪下的女子,袁四爷冷酷无情却痴迷京剧醉于虞姬。

 
 

电影

  与《霸王别姬》同样是清末民初的背景,同样是乱世的众生百态,同样是滚滚红尘下的爱恨情仇……这部名叫《风月》,却很少被提起。

  这部电影再现了20世纪20年代的上海滩,十里洋场、风花雪月,也描述了那个时候江南世家深宅里的孤独与阴郁。20年代上海的滚滚红尘,以及爱而不可得,越紧握越失去的爱情。

  有人说“风月里没有爱情”,而“风月”,又是什么?是“风花雪月”,还是“无形之大莫过风,有形之大莫过月”?还是影片中那份令人心魂俱伤的绵绵怅恨?或许是“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陈凯歌和他倔强的执着 仍对电影保持初心

  陈凯歌曾被张艺谋评价为,同届学生中最有文化的一个,古典造诣也极深,这也就造就了他,完成了《霸王别姬》这样一部伟大的杰作。

  在众人的期待下,当他一有电影上映,热点也便随之而来。电影中又多以女性视角为主,大多拥有无与伦比的美貌,风姿卓越,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陈凯歌 / 妖猫传 / 电影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