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正文
书画·杂谈|隐士潇洒写诗绘画 志向高雅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01 15:15:27

明代有这么一对莫逆之交,他们均自幼聪颖过人,早负盛名,也一同参加科举,不同的是,一个落第后隐居,一个高中后官至一省学政、礼部尚书。

二人终生相契,虽然人生异辙却艺事同心。所谓:“少而执手,长而随肩,涵盖相合,磁石相连,八十余载,毫无间言。”

不同的仕途选择并没有影响两者的交往,甚至后期,隐居成为了二人共同的人生追求。他们就是陈继儒与董其昌。

 

undefined

陈继儒(15581639),明代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字仲醇,号眉公、麋公。上海人。诸生,年二十九,隐居小昆山,后居东佘山,杜门著述,工诗善文,书法苏、米,自然随意,意态萧疏,对董其昌影响极大。著有《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吴葛将军墓碑》《妮古录》。

陈继儒书法学苏轼、米芾,对苏、米墨迹,最为喜爱,虽残碑断简,也必搜采,手自摹刻,成《晚香堂帖》及《来仪堂帖》。《小窗幽记》,十二卷,是陈继儒,代表著作,备受后世青睐。

《小窗幽记》,全书始于,终于,虽混迹尘中,却高视物外在对浇漓世风的批判中,透露出哲人式的冷隽,其格言玲珑剔透,短小精美,促人警省,益人心智。它自问世以来,不胫而走,一再为读者所关注,其蕴藏的文化魅力,正越来越为广大读者所认识。

undefined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身。深受儒家文化浸染的陈继儒饱读诗书,志存高远。但生活的嘉靖、万历时期,正是明代官僚党派集团之间斗争最为激烈、尖锐、复杂的年代。

皇帝久居深宫,朝纲松弛,边事不宁,内乱滋生。奸宦阉党当权,迫害忠良。许多正派的有识之士,或被冤杀,或被谪迁,或闲居遁世,明柞大厦岌岌可危。

或许是害怕党争纷纭,避免卷入政治漩涡,未足而立之年的陈继儒即选择了抛弃功名,取儒衣冠焚弃之,隐居昆山之阳,构庙祀二陆,草堂数椽,焚香晏坐,意豁如也

壮年之后,他更是绝意科举,对朝廷的征召屡屡以疾相辞,选择了潜心研究学问的生活。他在编书著述、写诗绘画中,坚持操守,砥砺名节,亦塑造了其鲜明的个性特征。诚如明朝末年书画家黄道周给崇祯皇帝上疏中所言:志向高雅,博学多通,不如继儒。

undefined

隐居生活中的陈继儒崇尚松、竹、梅的品行,在家乡的东佘山购地建房,广植松、杉,移植上百株古梅,与梅相伴,过着一日看花一百回的平淡而又闲适的生活。

他一生写下以梅花为主题的诗作多首,尤其是以梅为素材的题画诗,无不风格俊朗,隽拔清爽,书风潇洒,寄托了一位文人画家自古英雄多负心,也应难负梅花月的独特情怀。他笔下的梅花多姿多彩,富有生气,与他平日的爱梅之情感、观梅之细致、品梅之入味是分不开的。

undefined

八十年,不怨天,不尤人,何等潇洒。这样一个刻意远离官场的隐士,以风雅生活为寄托,看破红尘、悟透生死,是一位潇洒的智者,身隐和心隐是其一生的追求,市隐和山隐是其生活的形式,实现了大隐于市的理想。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陈继儒 / 董其昌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