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戏剧正文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07 16:54:00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白兔记》又叫《刘知远白兔记》,原是元代南戏作品,曾与《荆钗记》、《杀狗记》、《拜月亭记》并称“四大南戏”,1998年著名编剧顾颂恩将其改编为越剧搬上舞台,五代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与发妻李三娘的古老传奇爱情,伴随着越剧的婉转唱腔再次深入人心。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玉兔千里寄相思

  越剧中的刘知远邂逅李三娘的情节与南戏原本颇有不同,不是以输尽家财后卖身当地财主李文奎府中的佣工身份出现,而是以略有神秘感的沙陀国牧马人形象出场,被李文奎看中入赘李家为婿。

  妻子李三娘聪颖善良,在一时失意的丈夫身旁展现出细腻柔情的一面,又在父亲去世后的兄嫂威慑中表现出勇敢坚韧的另一面,但终归未能守住自己美满的爱情,刘知远在兄嫂的贪婪逼迫下被迫投军。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李三娘跌入痛苦的深渊,誓死不愿改嫁,独自在家中忍受着非人的待遇,翘首以盼丈夫的归来。分娩之夜她自己咬断脐带产下爱子,取名“咬脐郎”,自知兄嫂容不下这个孩子,便将丈夫留下的玉兔信物放在襁褓中,托人寻找刘知远千里送子。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阔别十六年

  孩子几经辗转才与父亲团聚,相见时刘知远已在战场上身负重伤,只能托人去探望三娘,得到的却是兄长谎称三娘改嫁的假信。于是这对蒙在鼓里的夫妻一别就是十六年,受尽虐待的三娘只能依靠杳无音讯的思念支撑岁月。

  深冬的一个风雪天里,疲惫的三娘突然在井台边发现一只受伤的白兔,远处跑来一位背着弓箭寻找猎物的的少年,正是当时有名的将军刘承佑。刘承佑得知三娘的遭遇心生怜悯,答应为她传信寻夫,临走时解下身上玉兔送给三娘。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三娘这才认出这个年轻有为的少年就是自己的儿子,百感交集中重燃团聚的希望,而屡立战功官至大元帅的刘知远收到书信却感到晴空霹雳,他早已另娶岳氏为妻,一时不知是进是退,知书达理的岳氏听说后却深深被三娘的坚贞与坚韧所打动,要求丈夫以最高礼仪迎回三娘。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火光融化风雪夜

  全剧最后设置了最后一道障碍,让结局的重聚之喜更加深刻。满腔热望的刘知远连夜赶到李家,提前预感不妙已将三娘赶出家门的兄嫂再次假传死讯,却被遗落在雪中的玉兔揭穿。刘知远朝着玉兔指明的方向一路寻找,终于在风雪弥漫的茫茫苍原看见熟悉的身影。

  寂静的山野里传来震撼人心的马蹄声,步履蹒跚的三娘看见无数火把,照亮夜空,映照出思念二十年的容颜,漫长的离别在夺眶而出的泪水中画上略带遗憾的圆满句号。

「梨园荟萃」《白兔记》里的苦 是夫离子散的悲哀

  《白兔记》的情节极富民间文学的特色,很好地保留了古代农村风俗和情趣,虽然文字并不华丽,但人物形象却刻画得入门三分,非常立体,很有真实感,情节跌宕起伏,最朴素、真切的亲情、爱情始终贯穿全剧,深深打动人心。

  1998年,该剧由浙江小百花越剧团首演,在杨小青的精心设计下,董柯娣饰演的刘知远大获成功,荣获“白玉兰”奖,随后拍摄成戏曲电视剧,潮剧、评剧等其它地方剧种也争相上演,刘知远与李三娘的故事再次成为戏曲演出的一大经典题材。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白兔记》 / 越剧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