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曲艺正文
单田芳评书|《三侠五义》第二回 项福酒楼认叔叔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7-05 15:38:56

  上回说到,项福被酒店的员外打得落花流水,心有不甘,连声质问这个员外叫什么名字。没想到,这个员外竟然是京城有名的五鼠之一——锦毛鼠,锦毛鼠会拿项福怎么样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单田芳评书

  “我就是锦毛鼠!”

  这句话一出口,满楼上的人无不惊骇!知道的就甭提了,有不少不知道的,大伙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哟!这谁!锦毛鼠白老五啊!”

  “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噢!还这么年轻!”

  南侠光听过白玉堂的名字和五鼠兄弟的事迹,但是没见过面儿,没想到在醉仙楼上,跟白老五遇上了。南侠心里是又惊又喜:哎呀!我真算来着了!等救过包青天,我非跟白老五好好交个朋友不可!

  他这一报名不要紧,就这草上飞这小子,把眼睛瞪得多大:“嗯,您就是白玉堂?”

  “是呀!”

  “哎呀!我的叔叔啊!叔叔啊!可见着您了!”

单田芳评书

  说着话这草上飞一骨碌身儿,从地下站起来,整理衣冠,双膝跪倒,“嘣嘣嘣”给白玉堂磕了仨响头。这下把白玉堂可闹愣了,白五爷一想,这怎么回事儿呢?他怎么管我叫叔叔?这是从哪儿来的?

  想到这儿,五爷把脸往下一沉:“我说你是谁呀?口称我是叔叔,这话从何谈起?”

  “叔叔您甭生气,话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沙锅子不打一辈子不漏。侄儿有下情回禀。我斗胆问一句,您是不是哥俩?”

  “是啊!”

  “您哥哥的官印是不是叫白金堂?”

  “对呀!”

  “那我说得就错不了了!实不相瞒,您哥哥白金堂,是我的授业老恩师,我这能耐就是跟他老学的。那您不就是我亲师叔吗?我叫错了吗?”

  “你叫什么名字?”

  “我有个绰号叫草上飞,姓项,我叫项福,我是陕西潼关人。”

单田芳评书

  “噢!”白五爷二眸子乱转着一想,好像有这么一件事。哥哥在几年前跟自己提起过,说他收了个徒弟姓项,就是他?

  白五爷想到这儿,心中是大大的不悦,在心里埋怨大哥:你收徒弟,怎么不睁开眼睛?什么玩意儿你都教啊!这项福是个什么东西?这不是个土匪吗?你把咱们老白家的能耐传授到这种人身上,你这不没事找事吗?

  可他对哥哥不满意,在这儿说没用!还得拿出叔父的身份来。白五爷脸往下一沉:“那你就起来吧。”

  “多谢叔叔!”

  项福像小孩似的,又磕了个头,站起来垂手伺立。白五爷一看,这事儿怎么办呢?打了算白打了呗!

单田芳评书

  项福把伙计叫过来:“伙计,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大概你也听说了,这是我们门户之中的一个徒弟,因为他喝酒喝多了,冒胡话耍酒疯,也慢说把你打了,跟我还伸了手呢!等我领回家去,一定严厉处分!你吃亏就吃到我身上了,这儿有纹银十两,拿下去好好治治伤!”

  这个伙计十分通情达理:“不不不!员外爷,闹了半天是一家人啊!哎呀这算个什么?不打不相识!其实这揍得也不重,顶多是把槽牙给打活动了,这也不算个什么。”

  其实锦毛鼠认项福这个“徒弟”,完全是看在他哥哥的分子上,心不甘情不愿,项福老奸巨猾,他会不会利用锦毛鼠来为非作歹?而锦毛鼠能否看穿项福的刺客身份?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单田芳 / 三侠五义 / 锦毛鼠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