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江苏云正文
苏州·文化|那些年 古井边流逝的姑苏岁月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09 12:03:53

苏州·文化

  解放前,苏州大约有两万多口民用井,时间跨越宋代至近代千余年历史,这片“人家尽枕河”的江南水乡,虽然未必家家都靠着河,但家家都需要井水倒是真的,大街小巷的青砖黛瓦中,水井总是随处可见。

  井泉弄、官井弄、双井巷、高井头、十泉里……苏州以“井”或“泉”命名的道路街巷不可胜数,“井”文化早已化作涓涓细流融入这座古城的血液。

苏州·文化

  古代水井并不仅仅只是生活所需,打井也是一种造福邻里的慈善公益之举,乡绅富贵人家每每遇到生子、及第、收尘等喜事,往往都会用捐钱请人打井的方式感恩上苍,清咸丰年间的潘仪凤太夫人就曾在苏州城捐建五十余口井。

  过去遇火时,井水也是灭火用水的重要来源。《吴门表隐》中有记载:“古七井里即齐门路,自跨塘桥直北至齐门,有古井七口在路旁,以压城中火患。”可惜,这七口古井都未能幸存下来。

苏州·文化

  单眼和双眼是苏州古井最常见的两种类型,只有一个圆形井栏叫作“单眼井”,绝大多数的井都属于这种。建有两个并列的圆形井栏的“双眼井”,造型酷似两眼观天,比较少见,十泉里的十口古井中有三口都是这种形式。

  这些名目众多的古井在过去还有明确的公私之分,建在街头巷尾或桥边的大多是公用的官挖井或义捐井,东花桥巷的乾隆官井、丁香巷的漱石泉、天宫寺弄的仲英泉等等都属此类,还有为数更多的私有水井深藏于宅院之内,它们的背后都有着或深或浅的故事,与清澈的井水一起流传至今。

 
 
 
 
 

苏州·文化

  仓街本是清代长洲、元和两县官仓所在地,街头南侧有一口六角形花岗岩古井,井圈题刻“洙泗泉”“光绪戊申”“自治局官井”等字样,“洙泗”在古代其实是儒学的代称,苏州方言里又有“井水”与“进士”的谐音,民间便逐渐产生了读书人饮用此井之水有助于科考高中的传说,将美好的愿望寄托于人们赖以生存的井水。

洙泗泉

苏州·文化

  玄妙观正山门与三清殿的轴线上有一口五代时期的古井,1999年玄妙观改造时才被发现,圆形的井底垫有一块方形的青石板,恰好符合道教天圆地方的思想,井中出土过近三十件宋代器物,其中有九条锡制青龙,不仅雕工栩栩如生,还以八卦九宫次序和方位进行布局,因而传言它甚至影响着苏州的风水。

五代古井

苏州·文化

  周宣王庙又称“玉器庙”,原为玉器业行会公所所在地,院中有一口康熙年间的古井,旁边还有两只直径一米多的香炉石台,井圈上题刻的文字倒是不少,但仅年款“康熙三十二年”清晰可辨,当时制玉业中拥有专属祖师爷庙的全国独此一家。

康熙古井

苏州·文化

  这是苏州保存至今的第一口井,相传为吴王与西施在灵岩山避暑时为就近取水而建,据说西施常坐在井边对着井水梳妆打扮,水平如静曾映出美人娇柔如花,至今碧水盈盈,清洌甘甜,不竭不溢,不仅留惠后世,更留下了美丽动人的传说。

吴王井

苏州·文化

  怡泉亭是木渎镇原有四座石亭中仅存的一座, 亭子中间有泉井一眼,正中刻有一个大大的“井”字,相传明代冯怡泉曾将银钱存放在好友殷心抑处代为保管,去世后无子无女,殷心抑便自掏腰包补贴故友遗金,用开井造亭方便往来行人的方式纪念冯怡泉,明冯翼所作《井亭》诗“遗金昔日有怡泉,泉下埋名亦有年,今日翼然谁肯构,怡泉亭畔说怡泉”记录得就是这段佳话。

怡泉

苏州·文化

  说不尽的古井文化犹如一股涓涓细流流淌在千年姑苏的繁衍生息里,水井边上的妇女们总是十分热闹地洗衣淘米,从张家长、李家短的流言蜚语里映照出吴门人家最真切的市井生活。

  每一个古井都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每一个古井都养育了一些人,如果说它们是这个城市文脉上的眼睛,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就是这个城市在岁月沧桑里最深刻的生活影像。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古井 / 苏州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