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品鉴正文
「旧时光·赋」《杨柳赋》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06 16:27:28
 
 
 

  孔臧的《杨柳赋》乃被称为千古咏柳第一篇。作者以铺陈的手法,真实地展现杨柳自然美的丰姿。

 
 
 

原文

  嗟兹杨柳,先生后伤。蔚茂炎夏,多阴可凉。伐之原野,树之中塘。溉浸以时,日引月长。巨本洪枝,条修远扬。夭绕连枝,猗那其房。或拳局以逮下土,或擢迹而接穷苍。绿叶累叠,郁茂翳沉。蒙笼交错,应风悲吟;鸣鹄集聚,百变其音。

  尔乃观其四布,运其所临。南垂大阳,北被玄阴。西奄梓园,东覆果林。规方冒乎半顷,清室莫与比深。

「旧时光·赋」

  於是朋友同好,几筵列行。论道饮燕,流川浮觞。肴核纷杂,赋诗断章。令陈厥志,考以先王。赏恭罚慢,事有纪纲。洗觯酌樽,兕觥并扬。饮不至醉,乐不及荒。威仪抑抑,动合典常。退坐分别,其乐难忘。惟万物之自然,固神妙之不如。意此杨树,依我以生。未丁一纪,我赖以宁。暑不御箧,凄而凉清。内荫我宇,外及有生。物有可贵,云何不铭。乃作斯赋,以叙斯情。

赏析

  人们赞美柳树,还因为它具有无所不生的广泛适应性。赋文第二段巧用南北对举、东西对照,突现出杨柳四布成林的特质。无论是炎热的南方,还是寒冷的北方;不论是果园,还是屋旁,植之则成林,树之则成行。这随地生长的独特个性,呈现出柳树的顽强的生命力,由此而造就了杨柳巨大的功用。赋文以垂、奄、覆、规、清的不同动词,排比列述,渲染了柳树能使大地成茵、园林增色、屋宇生辉的美化环境的作用。

「旧时光·赋」

  孔臧写柳没有局限于柳树的自然美,而是与人的游乐生活联系在一起,将自然美景同生活乐趣相融相映,从而揭示出利用自然美来增添和丰富生活美的审美经验。赋文后两段从外部和内我两方面描写观柳、植柳的乐趣:从外部交往来看,柳荫树下正是好朋挚友结交游乐的场所。在柳绿风凉、鸟语欢鸣的环境中,设宴饮乐,赋诗畅怀,竭尽文人“流川浮觞”的游乐雅趣,享受着“饮不至醉,乐不及荒”的人生欢乐。

  由此开创了古代文人“曲水流觞”的游乐方式,三五一群,结伴而游,环水而坐,盛酒于杯,置于曲水上流,漂浮而下,止于某处,在此处的人即取杯痛饮。五百年后的东晋王羲之集会四十一位文人于兰亭游乐,就是这一方式的继承。这美景、欢宴、乐趣相融一体的佳境,是无法替代的真可谓“惟万物之自然,固神妙之不如”了。

「旧时光·赋」

  就自我养性而言,植柳是极有意义的。屋旁四周,遍植杨柳,炎夏可以不用竹席,清凉安宁,自得其乐。杨柳“依我以生”,植柳“我赖以宁”,这“以生”“以宁”的物我相融,正是生活的完美境界。这无疑启示着人们深刻地认识自然美的价值,柳树之美,既能娱悦耳目,更能陶冶情怀。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孔臧 / 《杨柳赋》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