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09 15:53:06

  伯夷、伊尹、柳下惠和孔子,这四位名士究竟谁更具有圣人风范?孟子在《万章下》的第六篇选文中作了详细比较,最终他得出了怎样的结论呢?我们一起来看看。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原文】

 

   孟子曰:伯夷,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当纣之时,居北海之滨,以待天下之清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此道觉此民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

  柳下惠不羞污君,不辞小官。进不隐贤,必以其道。遗佚而不怨,厄穷而不悯。与乡人处,由由然不忍去也。尔为尔,我为我,虽袒裼裸裎于我侧,尔焉能浼我哉?故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孔子之去齐,接淅而行;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孔子也。

  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 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 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 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智,譬则巧也;圣, 譬力也。由射于百步之外也,其至,尔力也;其中,菲尔力也。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译文】

 

  孟子说:“伯夷这个人啊,他不看丑陋的事物也不听邪恶的声音。 君主不理想就不侍奉,百姓不合意就不使唤。天下太平就做官,天下混乱就隐退。远离有暴政和暴民的地方,否则就像穿戴礼服坐在炭灰上一样别扭。贪婪或懦弱的人听说他的事迹后常常能变得廉洁和坚毅。

  伊尹则是那种认为没有哪个君主或百姓不可以侍奉或使唤的人,无论太平或混乱,他都会在责任感的驱使下出仕为官,先知的人要开导后知的人是一种社会义务,如果有哪个百姓没有享受到尧舜般的恩泽,他就像是自己把别人推进山沟一样感到罪恶,这就是他以天下为己任的态度。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至于柳下惠,他也不以侍奉坏君主为耻辱,或因官小而不做,做官时也不隐藏自己的才能,坚持按自己的原则办事。不被重用或生活穷困对他来说都无所谓,更不介意和没有教养的乡下人相处,但这不是出于责任感,而是‘你是你,我是我,你就是赤身裸体在我旁边,对我又有什么污染呢?’的我行我素的境界。

  而孔子离开齐国的时候,不等把米淘完就走了,离开鲁国时却说:‘我们慢慢走吧,这是离开父母之邦的路啊!’他是善于变通的,该快就快,该慢就慢,该隐居就隐居,该做官就做官。”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孟子最后总结说:“伯夷是圣人里面最清高的,伊尹是圣人里面最负责任的,柳下惠是圣人里面最随和的,孔子是圣人里面最识时务的。但孔子可以称为集大成者,就好比乐队演奏时以钋钟声开始起音,以玉磐声结束收尾。钋钟声起音是为了有条有理地开始,玉磐声收尾是为了有条有理地结束。

  有条有理地开始是智方面的事,有条育理地结束是圣方面的事。智好比是技巧,圣好比是力量。犹如在百步以外射箭,箭能射拢靶子是靠你的力量,射中了却是靠技巧而不是靠力量。”

 

「国学漫步」《孟子·万章》圣人的风度
 

【读解】

 

  孟子在这里罗列了四种圣人的典型代表,认为伯夷、伊尹和柳下惠都只在某一方面具有圣人风范的突出特点,孔子则是这些特点的集大成者,可以兼具“智”与“圣”的圣人风范。

  从现在的眼光来看,伯夷过于清高,清高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伊尹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但他的这种儒教精神过于沉重和执着。柳下惠一方面是随遇而安,另一方面却是坚持原则,他的情绪和意志不会被外在力量控制,倒是很符合“我行我素”的现代精神审美。

  最后说到孔子,孟子没有像其他三个人一样详细描述,只用了一件小事表明他是个应该怎样就怎样的人,突出他善于变通的特点,因此才能将智与圣完美结合,成为圣人风范的集大成者,正是我们今天所崇尚的“德才兼备”的典范。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孟子 / 孔子 / 柳下惠

0 条评论

版权所有©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苏ICP备16061732号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